无限和苏天清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他们虽然看穿了

 其实,现在苏家家大业大,并不会有多少人一直住在大院里,很多都分散在世界各地,但是,但凡住在这里的,家族内部的身份地位都很高!
 
    苏明理的车子慢慢的跟在后面,他同样诧异到了极点!
 
    似乎苏家的核心成员们已经提前约好了时间,在此地来迎接他们!
 
    相比较儿子,苏明理来到苏家大院的机会会多一些,但是他距离核心圈子也有一些距离,这距离看起来不远,但是想要迈过去的话,可能得花上一辈子的时间。
 
    李兰馨却没有想这么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弄死苏锐,看到这么多人站在门口,她发着狠:“很好,很好,人越多越好,我要整死这个家伙!”
 
    她压根就没有去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出现在门口!
 
    在李兰馨看来,苏锐的行为无疑是在打苏家的脸!以苏家长辈们的强势行事风格,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如果放了,那么苏家的威严何在?
 
    李兰馨紧紧的攥着拳头:“苏明理,我要让那个人死,我要让他死!”
 
    苏明理看了老婆一眼,他虽然也很想折磨死苏锐,但是却不至于像老婆所表现的那么明显,李兰馨已经处于失去理智的边缘了。
 
    如果苏锐接下来还要对苏迎龙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李兰馨今天估计得彻底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中。
 
    苏明理隐隐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为什么苏家大院的门前会聚集那么多人,就见到苏锐的车子已经停下了!
 
    而苏家那些人,纷纷把期待的目光投到了那辆黑色轿车上!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了,这个动作似乎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下车。”苏锐说道。
 
    这一会儿,苏迎龙都很老实,苏锐又扇飞了他几颗牙齿,弄的他嘴里全是血腥味,疼的脸都要变形了。
 
    苏炽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苏锐了,她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驾驶座,看着车门打开,一只脚踩在地面上,苏炽烟忽然觉得有点激动。
 
    不管苏锐来做什么,至少这次高调亮相苏家,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个极大的突破了。
 
    苏炽烟稍稍的攥了攥拳头,她发现,自己的手心之中已然沁出了汗水,心跳也有点快了。
 
    苏锐的一只脚踩在地上,隔了两秒钟,才下决心走出来。
 
    就在刚刚那两秒钟之内,天知道他纠结到了什么地步!
 
    苏锐看着这乌央乌央的苏家众人,他甚至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高调了!
 
    可是,这种时候,来都来了,小受性格已经无法影响事情的关键走向了,就像是苏无限说的那样赶鸭子上架,还用在乎鸭子怎么想吗?
 
    似乎在这件事情的交锋上,苏无限已经占据明显优势了!他的眼光毒辣至极,一下子就捏准了苏锐的脉门!
 
    高手过招,分出胜负总是电光石火之间!
 
    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了车。
 
    唰!
 
    似乎所有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
 
    对于苏小受而言,这种目光似乎有若实质,一下子便让他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在这一刻,他更加后悔了,这种强出头,完全是把自己置于所有人的眼光下面!
 
    其实,苏锐并没有意识到,这正是他责任感强的体现。
 
    他今天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苏家。
 
    “原来是苏锐!”
 
    在场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低声的传递着消息。
 
    如此兴师动众的来迎接苏锐?
 
    这是要干什么?
 
    有些嗅觉比较敏感的人立刻意识到了可能即将发生的情况!
 
    难道说是……认祖归宗?
 
    如果不是的话,苏无限何至于让所有人都来到家门口?
 
    虽然通知的很仓促,还有很多人来不及赶过来,可这么兴师动众的,在苏家的历史上可绝对不多见!
 
    如果真是要认祖归宗的话,那么今天这消息绝对会在首都的某些圈子里面引发一场小型地震!
 
    有些头脑灵活的苏家人已经开始迅速盘算着这件事情可能会引发怎样的后果了!
 
    可是没想到,苏锐下了车之后,并没有跟众人打招呼,而是走到了副驾的位置上,把一个人从上面给一把拉下来了。
 
    这一下,苏炽烟也愣住了!
 
    苏锐拉下来的那个人,满脸都是鲜血,鼻青脸肿的,看起来狼狈不堪!
 
    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苏无限淡笑着站在原地,摩挲着手上的翡翠扳指,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料。
 
    “小锐这是要干什么啊?”苏天清有点疑惑。
 
    “还能干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呗。”苏无限笑呵呵的说道:“你到现在还没看透他?”
 
    “我比你了解他。”苏天清没好气的瞥了自己的大哥一眼:“说的就跟你知道小锐现在要做什么似的。”
 
    “我当然知道。”苏无限的目光还锁定在苏锐的身上,言语间轻描淡写。
 
    “那你说说,别装样子了。”苏天清认定苏无限是在装蒜,当然,她也没有立刻上前去打断苏锐。
 
    “首都的大世家都被这小子踩的差不多了,就差苏家了。”苏无限冷笑着说道。
 
    就差苏家没踩了!
 
    不得不说,苏无限所说的这句话简直十分接近事实了!
 
    “这……”苏天清更加意外了。
 
    不过,当她再度把目光放在哪个满脸是血的年轻男人身上之时,就明白苏无限的意思了!
 
    苏锐此次“光明正大”的来到这里,恐怕和认祖归宗没有半点关系!
 
    不过,苏无限和苏天清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他们虽然看穿了苏锐的用意,但是也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甚至苏无限还有心情露出笑容来。
 
    苏天清也没有任何生气,她和苏无限一样,都认定了苏锐不会让自己家丢面子。而且,苏锐的这种做法,也给她带来了淡淡的感动。
 
    为了苏家。
 
    是的,就是这四个字,把苏锐的立场给彻底表明了。
 
    “他的心里面有我们,不是吗?”苏天清微笑着说道。
 
    眼底似乎有微微潮湿之意,让她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
 
    “我来了。”苏锐把苏迎龙给随手丢在地上,望着眼前的苏家人,淡淡的说道。
 
    此时此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开始环绕着一种不一样的气场来。
 
    苏锐的气场在缓缓的升腾着,扩散着,很快便让在场的所有苏家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